您当前的位置 :回民信息网 > 国外 > 坚持不懈的力量

坚持不懈的力量

时间:2019-03-25 13:09:11 来源:回民信息网 作者:匿名
  

在中国云南西双版纳边境附近的布朗山上,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,是中国第一个民间生物多样性保护区,总面积超过6000亩。保护区的创始人之一李玉国将其命名为“天子山”,意为“天然种子权”。每个种子都有成长的权利。

鲜为人知的是,这块绿色不容易看到。它始于美丽的爱情,最后是一颗坚强的心。

李卫国原本是云南昆明一家香港报纸的文本记者。马友是德国生态学家,致力于恢复热带雨林和保护生物多样性。为了保护生态环境,马友先生继续参加国际会议。 1999年,李玉国和马友在秘鲁大使的招待晚宴上相识并相恋,然后形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结婚后,李玉国跟随马友的根源在西双版纳的漓江畔。在这里,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建造自己的家—— - 湄公河别墅。

西双版纳的天然雨林由于当地种植橡胶等单一作物而受到严重破坏。经过研究,马友和李玉国共同决定在西双版纳开展“再造林”的研究和试验。

热带雨林是兰花生长的圣地,但是树木已经消失,兰花正在濒临死亡,甚至许多兰花物种都濒临灭绝。马玉喜欢兰花。每天他都会寻找落在雨林中的枯树上的兰花,将它们运回村里的实验室,然后在两年后将它们绑回雨林的树上。与此同时,李玉国和马友购买了15亩的橡胶林地,然后砍伐橡胶树,并根据自然生态模型开始重建雨林,种植了300多种植物。

有一次,李伟悲伤地对马友说:“我们现在已种植了很多植物。但今天有人告诉我,他只想种茶。”

马友顺在路边抓了一棵小树苗,说:“看,周围有许多本地物种。这表明有些树木不想死,即使它们被烧毁,它们仍然会顽固地生长。所以如果我们成功地防止其他人在三到五年内放火烧山,树木将覆盖烧焦的草,重新成长为一片天然雨林。2001年8月,李玉国和马友的大女儿林彪出生。在这个时候,湄公河别墅还处于起步阶段;到了2003年6月,当他们的小女儿出生时,别墅已经很茂盛了。

2005年,李玉国和马友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老板璋村民处收缴了6666.6亩土地,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民间生物多样性保护区——-“天子老班章保护区”。之后,李玉国和马友在荒地上种树,森林覆盖率仅为16%。林彪和万宇常常赤脚躲在森林里。

春天到了秋天,孩子们正在成长,树木也在增长。李玉国和马友的家人热情洋溢,生活充满了季节。在李玉国和马友之间的十年爱情中,除了浪漫和温暖之外,它似乎充满了命运的色彩。 2010年1月,马友死于心脏病,给李卫国带来沉重打击。房子泄漏到夜雨。次年3月,最初的雨林遭遇了一场无名的山火,并遭到破坏。

在过去的十年里,李秋雨对雨林的感情长期处于危险之中。在此之前,她和马友每年都需要购买种子,化肥和雇佣劳动力。投资约为200万。但现在,她嫉妒:一切都被摧毁,储蓄已经花掉,我们怎么能继续?

似乎除了前进之外,她没有退路。

她突然想起了她丈夫去世前说过的一段话。面对雨林被橡胶林所取代的情况,马友曾说: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,经济利益是当地人民的基本需求,所以我们必须确保雨林也能产生经济效益。这是我们最根本的研究目标。“

李玉国突然变得开朗。她设计并建造了一片雨林。雨林中有飞鸟,蝴蝶等等。她甚至在枯萎的草地上种植各种植物。结果,雨林开始产生经济效益。可以酿造野生蜂蜜,混合松花粉可以作为面膜,从兰花中提取的植物提取物具有良好的抗衰老作用。

李玉国开始与一些品牌合作,开展合作方式,实现雨林生物经济。顶级奢侈品牌路易威登娇兰的顾问弗朗索瓦将来到天山山,每个季节检查一下保护区兰花的生长情况,因为大多数添加到其顶级护肤品中的兰花提取物来自这里。 。娇兰的首席执行官Laurent Bouvet曾经来到热带雨林,突然想出了利用雨林中的生态茶创造一个全新的护肤品牌的想法。李玉国也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好。两个人开始讨论赋予护肤品牌的名称。

李玉国说:“生长在森林里的茶有一种灵魂。你会喝整个生态系统。如果我们想从'带有灵魂的茶'中取出它,就把它命名为'茶灵'。” Laurent·Bouvet表示赞同。李伟国立刻手写了这本书并将品牌名称缩小了。

在那之后,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慢慢地建立品牌。当茶精灵问世时,它不仅推出了产品,还讲述了李玉国和马友之间的爱情故事。除了被产品中的天然原料所吸引之外,购买茶精的人们也深深地被中西文化的融合所吸引。

在与品牌合作推出雨林生物经济,实现合作模式的同时,李玉国也开始接受采访并参加各种颁奖典礼。她决定用“人”作为媒介来增加“雨林”对公众的曝光率。

在多年前的一个电视节目中,主持人问道:“从一粒种子中恢复到热带雨林需要多长时间?”

那时,马友回答:“无论多久,我都会改变并坚持下去。”

经过多年回忆这一幕,李卫国泪流满面。她说:“马不在这里,我会坚持他。50年是不够的,那么80年; 80年是不够的,那么100年; 100年是不够的,我们有下一代。”

李玉国博士和马友先生在自己的热带雨林中